思凡

 *太芥合志内容解禁

早就解禁了应该,最近没太注意狗的事情..........今天有点儿睡不着忽然想起来该公开一下啦,当时三个晚上肝出来的,细节全靠瞎想,谁知道秋天里我就真的进剧团去了呢

*高校现pa,万字,叙事方法有些跳跃转折也有些强行,毕竟是对别人家的cp酱下手了............鞠躬,就当回馈一下2016吧

思凡。

列车停在黄昏。

“是雪哎!”

从列车门口伸出手,樋口一叶惊叹着。

芥川银在身后微微碰她。她恍过神来,跳入站台。樋口身着棉服,姿态仍然轻盈。

银将戴着黑色羊绒手套的右手扶在樋口被粗毛线围巾簇拥的肩上,以一贯淑雅的步姿迈下车厢。芥川龙之介跟随在两位...

彼此

*十月份补档两则,织中心&安中心

-a 回光-

原来弥留之际的景象,与梦是相似的。织田作之助看见他们一同站在海滩上——他,和他的朋友坂口安吾。

 

他们相对站着。海面雾蒙蒙的。潮水的界线,说不清是围绕在极远处,还是一直绵延到脚下。梦中人会失去平日必需的距离感,对物是这样,对人同样。安吾朝他走过来,步姿十分笃定,好像用上了永不能走到的信心。

 

雾气升上来了。他看到对方周身雾气描述其轮廓微弱的光亮。他张开手臂,试图将对方稳定在自己怀抱里。此时安吾从他的视野里消失,又在触觉里回来了,变得带温度带体积,妥善地覆住他,呼吸有序。他松一些手,温度就消失一点儿,他慌...

异乡

*织安,HPparo

 

圣诞假期从这个傍晚开始。

 

坂口安吾戴着苹果红的围巾,围巾上有金橘颜色的双线横纹。

 

他正被这配色弄得不胜心烦。金红过于鲜明,他没办法适应。

 

不过,那颜色也让安吾显出被错置的魅惑力。他本不愿呈现的喜怒与关切,都几乎要被它透露了。

 

他看到织田作之助迎面朝他走来。

 

银绿围巾随意搭在肩上,黑色巫师袍前襟只扣起一颗。

 

织田比旁边三五成群的白种人更高挑一些。头发微卷,深红色,一眼看不出亚洲血统。作为配色禁忌的红与绿,在他身上奇妙地共存着。

 

你看...

忍冬

*太织安,姑且算无赖派三角

织田作先生?

嗯。

那个,太宰治先生,是你认识的人吗?

 

小学四年级时,学校里有一位教师自杀身亡。男性青年教师。死者从最高的一幢教学楼坠落,在水泥台阶上留下难以清洗的血迹。

得知消息的织田作之助,从远处的教室窗口凝视那幢教学楼,好像它会告诉他什么。除了坠落与死亡本身之外,他想知道的还有许多。但没有人会对一个孩子讲任何内情。除了日复一日的凝视,他什么也做不成。

由于足够高,楼顶建有天文观测台。从织田作之助的窗口看过去,那是个银色的半球。它才建好不久,低年级学生们刚刚按班级上去参观过。织田作之助眼中,那曾经是整个校园里最好看的地方,在晴天像水信...

宁日

*深夜忍不住写一下。还是织安。

不吸烟的人想不到这件事:烟的最后一口是滚烫的。你甚至可以在这里尝到卷烟纸纤维的薄薄的木质气味。这口烟雾告诉你,它作为一件消耗品,曾以燃烧的方式度过一生。

它的成分使你平静下来。但它自身确实是剧烈的。唯独这最后一口灼热烟雾,是它对自身的解释和诉说。你接纳了它,剩下的就是尸体。湿漉漉的、被焦油染色的棉芯。你不得不将它丢弃。

另外一件事,可能很多吸烟的人也想不到。如果你将未曾吸尽的香烟熄灭,揣在身上,它的味道就会久久地跟着你。它在你脚边缠绕,像一只摸不着的、茶褐色的家猫。

他最后的时刻我不在场,不知道他说过什么。在鲁邦酒吧的高脚椅上,我闻见他身上掺有薄荷调子的...

第二人生

*纪织  大纲流  现pa

*设定参照了各种真实存在的游戏  理论上应该都是可行的


高中生织田作之助迷上了去学校旁边的网吧玩像素沙盘游戏。他第一次登陆时,创建了一个世界。离开时他发现网吧电脑无法存档。于是他随机邀请一位玩家进入了世界。

被他邀请的账户名叫纪德。纪德在这个世界里住下,成为了织田作的游戏搭档。

织田作每次上线,纪德都会向他发送游戏邀请,将他带回来。他们一同用木材与矿藏搭建家宅,坐落在大陆的海岸线旁。在夜间与史莱姆和骷髅战斗,寻找开采地下的矿脉。游戏里有白天和黑夜。不必劳作的夜里,他们就睡在卧室两张并排的床上...

Expecto Patronum

*织安

*原作背景,狗血大纲流,外传剧透有

*安吾的异能不想被官方打脸就模糊了


坂口安吾的母亲不是异能者,他也并没有父亲。妈妈对他要求十分严格,他不能娱乐,也常因为细微的作业失误遭到惩罚。安吾过得比同龄孩子疲倦许多,早早地成熟,个性中埋下孤高与苛刻。


八岁的坂口安吾展露出特务的天赋。他偷来妈妈的手机,给其中所有号码群发短信,并删除记录。这个号码的主人经常粗暴对待自己的小孩,所以请求你们多多往这里打电话来,讲些能够使她开心起来的事情。这是来自孩子的请求。万勿回复。万勿回复。

电话果真多了起来。妈妈对外人是很爱面子的。她会放下安吾的事情,与突然的来电者聊完,有时还...

长别

*无差偏太织
*一个最不合适的生贺,意念渃酱!

不寻常的事发生在第三年六月。
太宰在武侦宿舍的榻榻米上睁开眼来。他适应开阔,睡觉不爱关窗,让夜风与车流声都来陪伴。此时此刻,洞开的窗框上正坐着另一个人。这个人背负住一些光,在房间里投下唯一的阴影。阴影没过太宰的眼睛,让他对早晨有了一瞬间暗的印象。当他在枕上抬头,阳光就像一捧金币滚进他眼睛,碰出丁零当啷的响声。这是幻听。但他看见织田作之助,这不是幻觉。

太宰治没有全醒,尚未感到事情的怪异,只是模模糊糊地觉得幸福。

周身都睡得暖洋洋的。太宰眯眼伸懒腰,手指扫过织田作之助落在地上的鞋尖。他缩回手,像被烫到。他碰到了他。他整个人被事实擭住,被一个不可能...

前传

*织安

逃亡时期我以迥异的面貌轮番出没在几座城市。在横滨我曾扮演一名身处间隔年的高校生,背包客,来自东京。一名贫穷、醉心于学术调查、前卫而羞涩的社会学系男孩,戴黑方框眼镜,发梢外翘的自来卷,刘海长到可以与睫毛相伴度日。
对,是那种每间咖啡厅都会坐上一到两名的男孩形象。我从背包掏出笔记本,深网情报告诉我Mafia对我的追查计划有所松懈,于是我将它控股的某间连锁甜品企业进账上的一笔大数目划到我二十张银行卡之一的名下。我做这些事情,看起来就像我的形象掩体男孩们编辑手记或给女友写邮件一样。服务生端来适合夏天傍晚的冰美式与一小块奶油方蛋糕。

他出现了,正在这有蛋糕的一天。我不常吃这个,不过我喜欢它的口...

倔强爱情的胜利

*AU,织太ONLY,有性转元素/历史捏造/科技捏造

 

 

 

……

 

死者的脸上没有任何遮盖,呈现出万事和平。

干部先生走进来。他将一身黑西装穿出少年人的肃穆,又除去了遮眼睛的绷带,意味着拿两只眼睛将死者看得更深一些。空气蓝幽幽的,有消毒水的气味,显得很和缓又洁净。干部先生尝试着深呼吸,感到嗅觉之外的某种动人,可以被称为氛围。

 

他仔仔细细地看平坦的天花板与锐利的墙角,看空气里的一线丁达尔光束,看光束里的尘粒。他留心看门牌上的太平间三个字。这时他想起基督说:我来不是叫这地上太平,乃是让地上动刀兵。

 ...

© restingrace | Powered by LOFTER